? 南昌近视手术怎么样,南昌近视手术有什么后遗症,南昌近视手术安全吗
  • 首页 > 社会 > 国内国际 > 正文
  • 注 册 登 录
  • 南昌近视手术怎么样,南昌近视手术有什么后遗症,南昌近视手术安全吗

    南昌近视手术怎么样,

      锻造“虎虎生威 锐不可当”的深海利剑

      ——记东海舰队某潜艇支队

      记者 王达

      水滴形的潜艇在东海某海域悄无声息地航行,像一头安静的鲸鱼。它隶属于东海舰队某潜艇支队,正在执行战备巡逻任务。

      突然,一艘“意外”闯入的“敌”某型特殊军舰出现在指挥舱屏幕上,潜艇内的气氛骤然紧张。居然在“家门口”与“敌”舰狭路相逢,是悄悄绕道规避,还是来场真正较量?

      “测测它到底有多大能耐!”海上临时党委决定,抓住这次拿“敌”练兵的机会与对手周旋。面对对方“肆无忌惮”的反潜搜索幕,他们镇定自若,调整计划,隐蔽突破“敌”舰封锁。

      据艇长盖春申介绍,数个小时的临阵对弈,潜艇最终抵近“敌”舰,不仅让它毫无察觉,且完成数次模拟攻击。“真要打仗,一定让它有来无回!”全体艇员摩拳擦掌,激动不已。

      在现代海战中,神出鬼没的潜艇始终是令对手胆寒的撒手锏武器。东海舰队某潜艇支队正在锻造的,就是这样一柄“虎虎生威 锐不可当”的深海利剑。

      水下存在时间一直在不断上升

      对潜艇兵来说,广阔而神秘的海底世界充满了吸引力,每一名潜艇兵都以参加过远航为荣。

      “每次远航,艇上都会为第一次参加的官兵举行喝海水仪式。”年轻的鱼雷班长林涛说,这个仪式就像潜艇兵的成人礼。他记得,第一次远航的某天,艇领导把他和几个同年兵召集到指挥室,拉起鲜艳的横幅,用灯罩从管路中接满“太平洋之水”。林涛和战友们接过海水一饮而尽,“味道又咸又苦,让人一辈子都忘不了。”

      林涛听艇上的老兵讲过,以前远航次数少,并不是所有的艇员都有机会参加,因此喝海水是一项值得炫耀的资本。但近几年,远航战巡已经成为常态,越来越多的年轻艇员能够随艇出海,喝海水反而成为一种稀松平常的经历。

      支队长崔晓华认为,这个细节反映出支队战斗力的逐步提升。“以前我们是几年一艘艇远航,现在是一年数艘艇远航。”他说,“现在不怕任务多,就怕没任务。”

      崔晓华介绍,以前组织远航时一般都由上级领导随艇保驾指挥,艇员也都是经过选拔的优秀骨干。现在,为了提高实战能力,支队在海军部队中率先由教练艇长带队远航突破岛链战巡,大胆放手尝试值更官独立履职,同时采用建制艇员出海,全力向“艇长带队、编制远航”的目标冲锋。

      数十天的远航对于艇员是一次严峻的考验。远航期间,潜艇兵们始终待在狭小、密闭的艇体空间内,在各种仪器设备、管路阀件和给养物资的包围中值更、休息。“出航的前10天大家的状态还可以,之后就开始出现睡不着觉、饭量减少、情绪焦躁等现象。”通信技师于金波介绍,“几十天见不到太阳,除了机器运转外听不到别的声音。”远航开始的第一周,艇员们的饭桌上还能见到绿色蔬菜,到了后期就只有耐贮存的蔬菜和罐头。

      于金波对2014年夏天的一次远航印象尤为深刻。“由于电力有限,大空调暂停使用,舱内的温度达到40摄氏度,湿度一度超过90%,我们喝了大量的水,不用上厕所,出汗全出掉了。”他记得,艇员的身上长满了痱子,带的皮炎平、爽身粉涂上后不起任何作用。

      尽管条件艰苦,但只要条件允许,潜艇兵们仍然会组织各种活动。在水下运动会上,大家做俯卧撑、举氧烛,狭小的舱室内充满欢声笑语;遇到重大节日,他们会在国旗和党旗上郑重地签名;有艇员过生日时,战友们会组织水下生日会,为寿星做一碗面条,加一道菜,发一个苹果。

      “我们就是苦中作乐!”于金波笑着说。

    泰安市委宣传部主管 泰安日报社主办 地址:泰山大街777号泰安传媒集团22楼 联系电话:0538-6272000 邮编:271000

    中华泰山网 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my053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鲁B2-20100031号 鲁ICP备08005495号-1

  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:12377 举报邮箱:jubao@12377.cn